你的位置:燕赵之声-燕赵新传媒 >> 燕云网 >> 文化长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盐战”系列丛书:一场不见硝烟的食盐战争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燕云网   作者:燕云网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12月27日 15:10
一场不见硝烟的食盐战争
一部隐秘伟大的救国史话
他们潜行于战场,因隐秘而“无名”,
又因“无名”而伟大。
系列名:“盐战”系列
作者:李浩白
出品:酷威文化
定价:76元(全2册)
开本:16开
上架:畅销 / 军事小说

书名:《盐战》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8年8月
书号:978-7-5411-5111-8
定价:38元

书名:《盐战·终章》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年1月
书号:978-7-5411-4932-0
定价:38元

★畅销历史小说作家李浩白恢弘之作,震撼收官。

历史小说作家李浩白著有《抗日援朝1592》(上下)、《司马懿吃三国》(1-5)等历史畅销小说。因人物刻画细致,个性描写分明,及对语言文字、故事构架的拿捏得当,而获得重庆巴蜀青年文学入选奖,并得到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名家、著名学者王立群教授的称赞。《盐战》为其最新力作,一经出版就备受读者关注,而《盐战•终章》则把前部作品中埋下的伏笔和矛盾冲突,推向了高潮。


★取材真实历史事件,再现民国抗战密档。

小说取材于作者故乡——重庆市忠县的一段真实历史,民国时期一场不见硝烟的 “食盐战争”。潜伏在国民党政府内部的地下工作者黎天成,与忠县的国民政府和日伪军以及当地的乡绅势力暗中抗衡多年,最终取得胜利,保住了盐场和前线食盐供给的恢弘故事。“盐之民生,战之国事”,堪比《北平无战事》的浩然之气、大义凛然,《风声》的谍影重重、险象环生。为写成本书,作者做了大量民间调查,深入观察当地独特的生活与文化习俗,为本书增添了更多历史感和可读性。


★宏大的历史画卷,平凡的人物赞歌。

《盐战》为聚焦敌后民生的谍战小说,架构宏大,从官斗到商拼、从地下暗战到全国抗战,描绘出大历史背景下的中国全貌。同时还将目光投向小人物的生存状态,通过他们的挣扎与反抗,烘托出全民抗日的故事核心。特殊年代里,人性与信仰,个人与家国命运相互交织,谱写出一曲荡气回肠的史诗。


★却却、王觉仁、庄秦联袂推荐,“难得真实又可信的谍战佳作”。


【内容简介】
他们潜行于战场,因隐秘而“无名”,又因“无名”而伟大。 1938年,国内政局动荡,民不聊生。日本更对华实施“盐封锁”政策,妄图加快侵略中国的步伐。 川东供盐中心——重庆忠县,被本土军阀“武德励进会”掌控。国民党空降特派员黎天成到忠县接管盐业。其实黎天成还有另一个身份,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共产党人…… 国民党运盐队遭人抢劫。国共双方就此事展开联合调查。国民党借机剔除“武德励进会”……

日谍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井祖公祭大会毒盐水”事件,破坏盐业盛典……
陕北一带共产党用盐紧缺,急需黎天成从忠县调盐,秘密行动似乎引起了日谍警觉……
日谍暗中部署“515绝密计划”以限制国共两党战略用盐,离间国共合作……
在一场场运筹帷幄的暗战,惊心动魄的较量中,抗日最后的决战,一触即发。

【作者简介】
李浩白,1978年4月出生,重庆市忠县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文学》杂志社常务理事。曾荣获2010年重庆巴蜀青年文学入选奖。著有《抗日援朝1592》(上下)、《司马懿吃三国》(1-5)等历史畅销小说。

【精彩点评】
李浩白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展开了自己对民国时期政府“盐业战略”明暗两线的描写。情节缜密,人物鲜活,引人入胜。风起于1938年的故事,通过《盐战》中的各方角力,留下了灿烂的红色回忆。
——却却(电视剧《战长沙》编剧、作者)

黎天成个人思想以及职位的变化,反衬出抗战时期国内动荡的政局,而他本人因为身份的特殊,在国民党和日本特务的双重压力下称得上“夹缝中求生存”。一次次上演民国版“无间道”。 读之充满紧张感。
——历史类杂志《文史天地》

该书时间线为全面抗日战争开始后几个月,作者以国共两党的大事件为核心,反观国内政局。故事真实感极强。
——历史类杂志《看历史》

《盐战》一书,场面盛大,气势恢宏,主人公一步步向国民党核心迈进,引出一个个重大政治阴谋,《盐战•终章》大结局,再次将矛盾冲突推向高潮,让人欲罢不能。
——豆瓣读者小一

这类历史谍战类小说,除了故事架构和情节外,对细节的描写也十分重要。人物的动作、语言,亦或是屋内陈设,无一不体现出人物的性格变化。此外,故事情节新颖,铺垫恰到好处,让读者跟随故事情节一步步探寻事件的发展。
——新浪读者禅


【精彩阅读】

《盐战》文摘

蓄谋已久的“盐荒”

 

选自:《盐战》

作者:李浩白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碧松风”茶馆的“丙”字号雅间里,一位青衣白衫、丰神俊雅的中年文士正拿着一柄不大不小的绸面折扇,轻轻地拂弄着杯中清茶上面袅袅升起的水汽。

黎天成矫健的身影似灵猿般飞跃而入,一瞬间已坐到了中年文士的对面,嘻嘻笑道: “好些天没见猎风老师了。”

陈永锐关切地问道,“一路上可还安全?”

“没发现什么异常。”黎天成十分自信地回答道。

接着黎天成报告了在党员训练处收集到的情报:“一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已经联合行文给有关部门,只允许我党的《新华日报》在武汉市城区范围内发行,这是他们实施‘限共’政策的一记毒招。”

“嗯,国民党肯定会这么干的。不这么干,他们就不是国民党了。”陈永锐冷笑了一下。

“第二,近期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正组织写作班子密集推出‘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军队’的‘四个一’理论宣传,为蒋介石的全面独裁大造声势。”

“第三,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中统局将采用‘空降下派’的方式派出青壮骨干人员,在川东各县建立伪党部和三青团伪组织。我得到的确切背景消息是:这是蒋介石、朱家骅、陈果夫和以武德励进会为首的四川本土派系在基层组织政权上的一次激烈较量。”

“很好。”陈永锐两眼灼灼放光,“我们会好好利用这个消息的。”

陈永锐又问:“上一次组织要求你调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担任秘书的事情似乎进展得不很顺利?”

“我会积极动用人脉关系来努力实现的。”黎天成沉吟着回答道。

陈永锐的语气却陡转直下:“不必了。这个任务即刻取消。你在这方面的所有动作从即刻起一律停止。组织需要你到更有价值的岗位上去为党和人民服务。”

黎天成一惊,忙问:“到哪里去?”

陈永锐忽地话题一转:“你最近下馆子,没察觉出什么问题吗?”

黎天成老老实实地回答:“感觉越来越不好吃了。一点儿盐巴都没放似的……”

黎天成一下联想到自己昨天从后勤处领到的那包“特供盐”,不禁失声道:“盐,缺盐!”

“不错,自去年九月份以来,四川、湖北、湖南、贵州、云南等省市都骤然爆发了大面积的盐荒,很多百姓苦不堪言……”

陈永锐娓娓讲道:“这是日寇在侵吞了大半个中国后,特意封闭了沦陷区中海盐、淮盐、鲁盐等一切供盐渠道,对国统区实行全面盐封锁造成的。其目的就是挑起民众因食盐紧缺而大面积地恐慌、动乱和内耗。”

“日本鬼子真阴险卑鄙!”黎天成的腮帮子重重地抽搐了一下。

陈永锐待他心情平复下来,又继续讲道:“我们从四川盐务管理局得到消息,国民政府已在忠县、云阳、巫溪等川东三峡腹地重要产盐基地展开增产保安工作,并把忠县确定为川东供盐中心县之一,给予战略特殊地位。”

“忠县?”黎天成顿时怔住了。他心底最深处那块最柔软的地方仿佛已渐渐开始融化。儿时在忠县走过的石板路、坐过的摇橹船、攀登过的翠屏山、游览过的白公祠……一幕幕情景似电影放映一般在他脑海里浮现而出,眼眶里竟湿润起来。

“不错,忠县——你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陈永锐深深地注视着他,“我们从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得到确切消息,他们将以‘空降下派’青壮干部的方式在忠县建立伪党部和三青团伪组织。”

“难……难道……”黎天成的眼睛一下睁大了。

“不错。组织上要求你趁此机会,以‘空降下派’的方式潜伏到忠县,接受新的任务,开展新的工作,取得新的战果。”

“新的任务?”黎天成一愕。

“根据国共双方今年上半年签订的秘密协议,为了协同抗日,川东所有供盐中心县的产盐将按百分之七十五的比例供给国民党军队,按百分之二十五的比例供给我党领导的八路军。而忠县是川东地区最重要的供盐中心县之一,所以我党的力量必须及时渗透进去、监护盐务安全。”陈永锐缓缓言道,“前方战友们补充营养亟须用盐,清毒疗伤也会用到盐,刻不容缓,关系甚大。所以,经过认真研究,上级领导觉得你既有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青壮骨干的身份,又有忠县本地人的背景,是最适合到那里进行深层次潜伏工作的同志,能够最有效地监护盐务安全。天成同志,你有什么意见吗?”

黎天成沉默了片刻,毅然答道:“好,我接受组织交付于我的任务。”

陈永锐非常满意地点着头,站起身来,目光里溢出一股难得的温情,“天成,今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不像在重庆时这么多了,我会很想你的。”

“老师,我也会很想你的。”黎天成的泪花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去忠县后,我和你怎样联系?组织上会派新的代表来领导我吗?”

“你记住,你的代号永远是‘雪狼’,我的代号永远是‘猎风’。你和我单线联系,我和周副主席单线联系。其余的组织和同志,未经我的许可或授权,不得擅自前去联络和接触。当然,你永远不会孤军作战。即使你远隔千山万水,我和代表我的人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联系到你。”

 

与四大家族的渊源

 

选自:《盐战》

作者:李浩白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在全县城乡两级干部大会上,宣读完任命书后,黎天成就被牟宝权用专车接到了“会仙楼”,进入“甲”字号雅间。红漆木门徐徐打开,两张布满复杂表情的面庞赫然入目!一个正是他的舅父朱万玄,他的表情是悲喜交加,热泪盈眶;另一个则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年长富绅,双鬓苍然,他的表情是惊喜混杂,一对眼珠只在黎天成全身上下打量个不停。

牟宝权似笑非笑地瞅着黎天成:“黎秘书,牟某知道,前乡最著名的‘钟任朱赵’四大家族都和你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一早就派人去接了他们来给你这位衣锦还乡的大才子接风洗尘。”

“哦?”随后进来的冯承泰一边在黎天成的引导下和朱万玄握手施礼,一边好奇地问牟宝权,“这怎么说?”

“冯处长你有所不知:这忠县上下还有一段顺口溜是专门形容这‘四大家族’的。‘钟有钱,任漂亮,朱满仓,赵前程’!”

牟宝权拉了朱万玄过来,向冯承泰侃侃介绍道:“‘朱满仓’指的就是这位朱万玄老板,他是黎秘书的亲娘舅,也是忠县的大富翁。朱老板的排名虽然在四大家族中位置靠后,但他的财富之丰却是高居于四大家族之首的!任家和赵家的代表人物今天没到场,牟某就不好给你介绍了。”

“朱老板是大富翁我早就知道,钟老板的名头我到重庆来也略有耳闻。”冯承泰一时来了兴致,扭住不放,“只不过,那‘任漂亮’是什么意思?‘赵前程’又是什么意思?牟县长,可不能留下半截子话吊我的胃口!”

牟宝权哈哈笑着,正欲开口,他手下的县保安队队长吴井然却凑上来主动讲道:“这位长官,‘任漂亮’就是指任氏家族里人人外貌过人嘛!男的长得相貌堂堂、威武雄壮,女的长得白净水灵、美若天仙,都漂亮得让人直翘大拇指!当然……现在他们家里是不事产业了,但照样在忠县混得风生水起、漂漂亮亮的!至于‘赵前程’的意思呢,就是指赵家专门把族中子弟送往大都市和西洋、东洋去挣锦绣前程。”

牟宝权暗恨吴井然抢了自己的话头,便干咳一声,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吴井然这才似乎知道自己是“僭越”了,急忙又缩回了陪从队伍的后面。

冯承泰听得连连点头,眼中锋芒隐然一闪:“有趣!有趣!牟县长,看来你与这四大家族关系匪浅了,所以才能请得动二位富绅呢!”

“卑职不敢,卑职哪里请得动他们呢?”牟宝权佯装出诚惶诚恐的模样来,“卑职是托了你们中央组织部长官的赫赫威名才请来了他们。”

那边,黎天成走近朱万玄问道:“舅舅,任家兄妹怎么没来?这么多年了,我还挺想他俩呢。”

朱万玄道,“任家兄妹没来就是没来,你不要再问了。他们的情形你今后就知道了。倒是赵家的公子赵信全托我给你带了一份礼物,庆贺你衣锦还乡。”

冯承泰的目光掠到了他手边的锦盒上,含笑道:“打开给我看一看。”

黎天成轻轻打开那方锦盒,一座纯银质地的“羊马相戏”铸像赫然显露,灿灿生光,精致至极。

黄继明赞叹道:“他这礼物送得可不轻啊!只是这座‘羊马相戏’的铸像含有什么寓意吗?”

“禀告处座:我属羊;这个朋友属马。所以,他送了这座‘羊马相戏’的银像给我。”黎天成口里讲着,在心里暗暗回想着赵信全当年的形象,忽然忆起他那时只是喜欢安静地读书,小小年纪便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说话间,县政府各科科长等已一一遵照尊卑主次的席位坐下了。

牟宝权领着大家酒过三巡,黄继明斜睨着牟宝权,饶有深意地说道:“牟县长,我们感谢你的盛情招待,但‘一日暖心,不如百日暖身’,我们最希望的是你将来一定要和天成同志亲密合作,全力支持他在忠县组建党部、团部的工作!”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牟宝权一边敬着酒,一边满口答应着,圆圆胖胖的脸庞笑得像弥勒佛似的。

冯承泰也跟着点明道:“牟县长你有所不知,平日里我们中央组织部送本部同志赴地方上任,就是到省级政府而今天,为了天成同志顺利在忠县上任,陈果夫老部长、张厉生部长派我和黄处长两名正处长同时下来助阵。其中的关切之情,想必牟县长已是感同身受了吧。”

牟宝权心里暗暗一凛,这冯、黄二人处处拿话压我,只怕真是把黎天成派来架空我这川派县长了。但他脸上却不露丝毫声色,只笑眯眯地答道:“冯处长训示得是。牟某日后一定和天成同志亲密合作、竭诚相待!”

黎天成瞧着牟宝权那深不见底的笑意,一时不知他这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于是举杯敬了过来:“牟县长果然是高风亮节,胸怀大局。天成今后定会让县党部和县政府合作,共度时艰!”

“既然牟县长如此识大体、重大局,那你这衣襟处怎么还挂着刘湘主席当年颁发的‘人格救国’的胸章呢?”黄继明的目光紧盯在牟宝权的胸前不放,“应该换成我党的‘青天白日’胸章了。牟县长,你说是不是?”

牟宝权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是是是。卑职下去后一定照办。”

冯承泰却把自己衣襟上的“青天白日”胸章摘了下来,伸手递给了牟宝权:“哎呀!还下去办什么?我的这个胸章就送给你了!”

牟宝权无奈下,只得接在手里,戴在了自己的胸前。

为了消除席间略显尴尬的气氛,黎天成带头鼓起了掌。

【燕云网2018年12月27日消息】

TAG: 图书
顶:0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5 (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5 (1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千墨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