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燕赵之声-燕赵新传媒 >> 燕云网 >> 文化长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河北省第三届十佳青年作家掠影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10月26日 12:39
张 楚
        张楚,1974年出生,滦南人,现就职于省作协,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杂志,出版小说集《七根孔雀羽毛》《夜是怎样黑下来的》《野象小姐》《在云落》《中年妇女恋爱史》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首届孙犁文学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在我看来,青年写作兼具自发性写作和自觉性写作的双重特点,它既有莽撞的热情、不着边际的构建、肆无忌惮的破坏力,同时也有花蕾即将绽放时的颤抖和花朵盛放时的坦然。而中年写作可能更体现出一种深思熟虑后的自知、自律、自省与自信。我希望以后的作品里依然充盈着真诚的荷尔蒙气息,而且,在观察这个世界时,多一份理解和包容。王国维曾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文学无论是观照现实还是重现历史,都天然与时代发生着或明显或隐蔽的联系,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文学都真切地表达着对时代直接或婉转的认知。在日后的创作中,我要遵循艺术规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写出更真诚、更富于时代特色的作品。

孟醒石
        孟醒石,1977年出生,无极人,中国作协会员。曾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高研班,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芳草》汉语诗歌双年十佳等奖项。
        创作感言:在智能科技时代,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我们与下一代人的沟通,我们与未来的信息传递,反而变得越来越困难。自说自话,恶性循环。世界上肯定有一种事物,不需要密码就能解锁。当我们重读杜甫的诗歌,感觉瞬间就被打开了。中国古典诗词并非封闭守旧的,而是开放自由的,是蕴藏人类记忆与智慧的大数据库。古代诗人都有一种求真意志,用诗歌对生存境况和生命体验进行揭示与命名,对现实激发起深刻的盘诘之情,既问鬼神又问苍生。反倒是我们后来者,题材越写越窄,表现力越来越差,把大时代写小了,把自己也给写没了。学习古典诗词的艺术精髓,忠实于个人独特的野生体验,以求真意志抒写民间疾苦,笔底波澜直击灵魂深处,那里或许有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金赫楠
        金赫楠,1980年出生,保定人,现就职于省作协,从事当代作家作品研究和评论。出版有文集《我们这一代的爱和怕》《我们怎么做批评家》。曾获首届孙犁文学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作为写作的文学批评,不是在指正、培训作者,更不是教导读者;确切地说,它也是文学写作的一种,是以自己关于作家作品的那些文字,分享阅读,分享自己关于自我内心和外部世界的种种感受和思虑。我的文学评论写作,现在面对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找到自己,找到自己个性化的语言方式、表达方式和切入文本的立场角度,拥有高识别度的批评声音;二是如何找回初心,文学青年注定要慢慢长大,在这个过程里怎样始终保障和保持文学的初心与文学批评的初心。

梅 驿
        梅驿,1976年出生,栾城人,小说作家,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第二届《十月》青年作家奖、第六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作品入选2015年中国小说排行榜。
        创作感言:岁月就如一条河流,给了我理解社会的一点能力,给了我观照现实的一点能力,给了我通过小说来表达的一点能力。而小说打动人的地方不在于这条河流多么辽阔、多么深邃、多么波涛汹涌,而在于这条河流上那如梦如幻、那时隐时现、那摇曳生辉的光亮,这种光亮与理想和情怀有关,与精神和思考有关,既离不开太阳的照耀,也离不开清澈的眼睛。我愿意为之努力。

刘萌萌
        刘萌萌,1974年出生,秦皇岛人,中国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她日月》,曾获首届孙犁文学奖、首届《黄河文学》双年奖。
        创作感言: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写作者那里,文学亦有着不同的意义。奔波在如梦的人生里,平凡而渺小的我,怎可冀望将文学之意义说得清楚,看得透彻。站在此刻,回望来路,我看到的是一段混沌而充满歧义的人生际遇。在我写作的起点,昔日困苦挣扎的痕迹清晰可见,最初的写作,正是建筑在那片荒凉之上。于我,文学难以言说的意义,就在此时蓦然出现了——那个清癯的男子这样说过:“你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一点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卡夫卡说出的,或许就是文学最为普遍而深远的意义。

青小衣
        青小衣,1972年出生,邯郸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作品见于《诗刊》《中国作家》《钟山》《作家》《光明日报》等。
        创作感言:生活中,我是一个沉默的人,不爱说话,但我真切地爱着这个世界。我追求的是在世俗中保持一颗热爱的心,以垂柳的温顺来对待这个尘世。有力度、有痛感的诗歌是我喜欢的,但我认为生活中更应该有火苗和灯盏,所以,我愿意手捧灯盏和花朵,微笑着静听万物之声和自己的心跳。文学是有声音的,在写作中,我也一直在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尽管它还不够响亮,不够动听,也不具备独特的音质,达不到深入人心的力量,但我会努力,并以此为起点,朝着诗歌的道路继续前行,继续呈现。我希望遇见的事物都是美好的,无论悲伤欢喜,都能找到触动点,都能写进诗歌中。

张 敦
        张敦,1982年出生,原名张东旭,枣强人。曾出版小说集《兽性大发的兔子》。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
        创作感言:这些年一直在写,量虽不大,却是生活中最大的亮色。初摸写作之门时,我把文学创作当成个人对现实的一种挑战。现在我感觉自己仍没入门,想法略有变化,相较于挑战,在创作方式上的探索才是最有趣的,必须不断寻找新的表述,以实现个人的独创性。不可否认,写作之路是孤独的,如同飞驰的列车在荒野与都市间穿行。车上的乘客都来自自己笔下。大多的座位还是空着的,需要不停地写,把那些人从虚空中拉出来,对其说一声,请落座。感谢大家的鼓励,我把这当作写作旅途中的掌声,让我感觉到温暖与光明。

程雪莉
        程雪莉,1973年出生,灵寿人,石家庄市作协副主席。著有《寻找平山团》《故国中山》等,曾获冰心散文奖、徐迟报告文学奖、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作为一名青年作家,恰逢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在享受时代福利的同时,要牢记使命和责任,继承老一辈优秀文学传统,沿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道路,投入情感,不辞辛苦,踏实写作。另外,青年作家要敏于适应新时代的发展,勇于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把文学种子撒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大花园,惊醒生命的生机,呵护心灵的美善,对世界发出有温度的声音,开出正能量的花朵。今后,我将倍加努力,把目光锁定脚下的土地,抒写我们地域灿烂的历史传统文化、辉煌的红色革命文化,继续从历史中寻找未来,讴歌美丽河北,讲好中国故事,创作更多精品。

吉葡乐
        吉葡乐,1977年出生,本名宋晓燕,故城人,写诗和童话。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等。著有《月亮发芽了》《青乙救虹》等。
        创作感言:灵感作为思想情感的产物,大多数时候并不像枝头的果实那般鲜明地显露着,而是深深地藏于泥土里,需要耐心等待,细心观察、判断,小心挖掘……最后,才会得到一块红薯、萝卜、马铃薯,或仅仅是一个小毛根。在得到之后,以块茎呈现的作品,才如此清晰确定地摆在你面前,看起来平凡,但却也有着生命的弧形和根须,有着饱满的汁液和气息。这时再回想未出土前的寻觅、培育、寄予的各种期待和猜测,会由衷地感叹时间与生活的馈赠。何况,不管最终收获到什么,其过程本身足以令人喜悦。

苏明哲
        苏明哲,1980年生,元氏人,笔名随轻风去,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网络文学历史题材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奋斗在新明朝》《大明官》等。
        创作感言:随着科技的进步,当前社会渐渐进入网络时代,文学阅读应当适应时代发展,在网络阵地上拥有一席之地。网络作家在商业化创作的同时,应当坚持正能量,坚持弘扬主旋律,坚持扬善抑恶。网络作家不但要掌握更多的知识和技能,还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深入了解网民们的想法和动态。通过这些积累,写出一部部反映时代呼声,弘扬传统文化,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

来源:河北日报


张 楚
        张楚,1974年出生,滦南人,现就职于省作协,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杂志,出版小说集《七根孔雀羽毛》《夜是怎样黑下来的》《野象小姐》《在云落》《中年妇女恋爱史》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首届孙犁文学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在我看来,青年写作兼具自发性写作和自觉性写作的双重特点,它既有莽撞的热情、不着边际的构建、肆无忌惮的破坏力,同时也有花蕾即将绽放时的颤抖和花朵盛放时的坦然。而中年写作可能更体现出一种深思熟虑后的自知、自律、自省与自信。我希望以后的作品里依然充盈着真诚的荷尔蒙气息,而且,在观察这个世界时,多一份理解和包容。王国维曾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文学无论是观照现实还是重现历史,都天然与时代发生着或明显或隐蔽的联系,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文学都真切地表达着对时代直接或婉转的认知。在日后的创作中,我要遵循艺术规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写出更真诚、更富于时代特色的作品。

孟醒石
        孟醒石,1977年出生,无极人,中国作协会员。曾参加诗刊社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高研班,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芳草》汉语诗歌双年十佳等奖项。
        创作感言:在智能科技时代,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我们与下一代人的沟通,我们与未来的信息传递,反而变得越来越困难。自说自话,恶性循环。世界上肯定有一种事物,不需要密码就能解锁。当我们重读杜甫的诗歌,感觉瞬间就被打开了。中国古典诗词并非封闭守旧的,而是开放自由的,是蕴藏人类记忆与智慧的大数据库。古代诗人都有一种求真意志,用诗歌对生存境况和生命体验进行揭示与命名,对现实激发起深刻的盘诘之情,既问鬼神又问苍生。反倒是我们后来者,题材越写越窄,表现力越来越差,把大时代写小了,把自己也给写没了。学习古典诗词的艺术精髓,忠实于个人独特的野生体验,以求真意志抒写民间疾苦,笔底波澜直击灵魂深处,那里或许有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金赫楠
        金赫楠,1980年出生,保定人,现就职于省作协,从事当代作家作品研究和评论。出版有文集《我们这一代的爱和怕》《我们怎么做批评家》。曾获首届孙犁文学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作为写作的文学批评,不是在指正、培训作者,更不是教导读者;确切地说,它也是文学写作的一种,是以自己关于作家作品的那些文字,分享阅读,分享自己关于自我内心和外部世界的种种感受和思虑。我的文学评论写作,现在面对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找到自己,找到自己个性化的语言方式、表达方式和切入文本的立场角度,拥有高识别度的批评声音;二是如何找回初心,文学青年注定要慢慢长大,在这个过程里怎样始终保障和保持文学的初心与文学批评的初心。

梅 驿
        梅驿,1976年出生,栾城人,小说作家,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第二届《十月》青年作家奖、第六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作品入选2015年中国小说排行榜。
        创作感言:岁月就如一条河流,给了我理解社会的一点能力,给了我观照现实的一点能力,给了我通过小说来表达的一点能力。而小说打动人的地方不在于这条河流多么辽阔、多么深邃、多么波涛汹涌,而在于这条河流上那如梦如幻、那时隐时现、那摇曳生辉的光亮,这种光亮与理想和情怀有关,与精神和思考有关,既离不开太阳的照耀,也离不开清澈的眼睛。我愿意为之努力。

刘萌萌
        刘萌萌,1974年出生,秦皇岛人,中国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她日月》,曾获首届孙犁文学奖、首届《黄河文学》双年奖。
        创作感言: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写作者那里,文学亦有着不同的意义。奔波在如梦的人生里,平凡而渺小的我,怎可冀望将文学之意义说得清楚,看得透彻。站在此刻,回望来路,我看到的是一段混沌而充满歧义的人生际遇。在我写作的起点,昔日困苦挣扎的痕迹清晰可见,最初的写作,正是建筑在那片荒凉之上。于我,文学难以言说的意义,就在此时蓦然出现了——那个清癯的男子这样说过:“你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一点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卡夫卡说出的,或许就是文学最为普遍而深远的意义。

青小衣
        青小衣,1972年出生,邯郸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作品见于《诗刊》《中国作家》《钟山》《作家》《光明日报》等。
        创作感言:生活中,我是一个沉默的人,不爱说话,但我真切地爱着这个世界。我追求的是在世俗中保持一颗热爱的心,以垂柳的温顺来对待这个尘世。有力度、有痛感的诗歌是我喜欢的,但我认为生活中更应该有火苗和灯盏,所以,我愿意手捧灯盏和花朵,微笑着静听万物之声和自己的心跳。文学是有声音的,在写作中,我也一直在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尽管它还不够响亮,不够动听,也不具备独特的音质,达不到深入人心的力量,但我会努力,并以此为起点,朝着诗歌的道路继续前行,继续呈现。我希望遇见的事物都是美好的,无论悲伤欢喜,都能找到触动点,都能写进诗歌中。

张 敦
        张敦,1982年出生,原名张东旭,枣强人。曾出版小说集《兽性大发的兔子》。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
        创作感言:这些年一直在写,量虽不大,却是生活中最大的亮色。初摸写作之门时,我把文学创作当成个人对现实的一种挑战。现在我感觉自己仍没入门,想法略有变化,相较于挑战,在创作方式上的探索才是最有趣的,必须不断寻找新的表述,以实现个人的独创性。不可否认,写作之路是孤独的,如同飞驰的列车在荒野与都市间穿行。车上的乘客都来自自己笔下。大多的座位还是空着的,需要不停地写,把那些人从虚空中拉出来,对其说一声,请落座。感谢大家的鼓励,我把这当作写作旅途中的掌声,让我感觉到温暖与光明。

程雪莉
        程雪莉,1973年出生,灵寿人,石家庄市作协副主席。著有《寻找平山团》《故国中山》等,曾获冰心散文奖、徐迟报告文学奖、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等奖项。
        创作感言:作为一名青年作家,恰逢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在享受时代福利的同时,要牢记使命和责任,继承老一辈优秀文学传统,沿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道路,投入情感,不辞辛苦,踏实写作。另外,青年作家要敏于适应新时代的发展,勇于熟悉新领域,开拓新视野,把文学种子撒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大花园,惊醒生命的生机,呵护心灵的美善,对世界发出有温度的声音,开出正能量的花朵。今后,我将倍加努力,把目光锁定脚下的土地,抒写我们地域灿烂的历史传统文化、辉煌的红色革命文化,继续从历史中寻找未来,讴歌美丽河北,讲好中国故事,创作更多精品。

吉葡乐
        吉葡乐,1977年出生,本名宋晓燕,故城人,写诗和童话。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等。著有《月亮发芽了》《青乙救虹》等。
        创作感言:灵感作为思想情感的产物,大多数时候并不像枝头的果实那般鲜明地显露着,而是深深地藏于泥土里,需要耐心等待,细心观察、判断,小心挖掘……最后,才会得到一块红薯、萝卜、马铃薯,或仅仅是一个小毛根。在得到之后,以块茎呈现的作品,才如此清晰确定地摆在你面前,看起来平凡,但却也有着生命的弧形和根须,有着饱满的汁液和气息。这时再回想未出土前的寻觅、培育、寄予的各种期待和猜测,会由衷地感叹时间与生活的馈赠。何况,不管最终收获到什么,其过程本身足以令人喜悦。

苏明哲
        苏明哲,1980年生,元氏人,笔名随轻风去,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网络文学历史题材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奋斗在新明朝》《大明官》等。
        创作感言:随着科技的进步,当前社会渐渐进入网络时代,文学阅读应当适应时代发展,在网络阵地上拥有一席之地。网络作家在商业化创作的同时,应当坚持正能量,坚持弘扬主旋律,坚持扬善抑恶。网络作家不但要掌握更多的知识和技能,还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深入了解网民们的想法和动态。通过这些积累,写出一部部反映时代呼声,弘扬传统文化,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

来源:河北日报

TAG: 文化
顶:6 踩: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3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3 (32次打分)
【已经有28人表态】
4票
感动
9票
路过
3票
高兴
1票
难过
4票
搞笑
3票
愤怒
2票
无聊
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千墨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