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燕赵之声-燕赵新传媒 >> 燕云网 >> 文化长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把日子过成段子” 你会吗?这本新书来教你!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燕云网   作者:燕云网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12月16日 22:07
        燕云网消息 近日,《把日子过成段子》一书由文化发展出版社出版,集结了作家王小柔的经典散文,包含《十面包袱》《有范儿》《妖蛾子》《把话说完》《不需要秒回》《乐意》《单纯》《日子》八本子集。王小柔以痛快淋漓的天津式幽默,捕捉生活里的妖蛾子。以散文的方式,从微小入广大,调侃并深入剖析时下流行的现象,一针见血解读现代都市生活的附庸风雅。其锐利细腻的观察和独到智慧的看法,让人笑过之后,心灵丰满。
        王小柔是当代知名作家、媒体人。她生活在天津,非常亲近津派的市井气,她时常会谈到路边摊,以及摊大饼的,这都是我们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街头场景。市井除了亲切感人,还泼皮有趣,不把正经和品味当回事,嘲弄那些伪装的上等人生。她嬉笑怒骂之间,小人物的喜感与偶然间的伤感,也会自然流露。
        正如她说:生活就像烙大饼,热火朝天地翻腾几下,扔出来,特香。
        王小柔手执真实之笔,书写下各色人生。在她的笔下,“小市民”不是贬义,是一种鲜活的生存状态。她喜欢傍晚坐在闲聊的老人身边听他们讲过去的事,听他们抱怨,听他们调侃。手里缓慢转动的核桃,怀里的蛐蛐,一盘棋的残局,光阴里最平凡的日子……
【内容简介】

        限量函套签名版一共包括《十面包袱》《有范儿》《妖蛾子》《把话说完》《不需要秒回》《乐意》《单纯》《日子》八本散文集。
        王小柔以痛快淋漓的天津式幽默,捕捉生活里的妖蛾子。以散文的方式,从微小入广大,调侃并深入剖析时下流行的现象,一针见血解读现代都市生活的附庸风雅。其锐利细腻的观察和独到智慧的看法,让人笑过之后,心灵丰满。
        正如《乐意》的格言“人生就像手纸,不能没事总扯。”而“把日子过成段子”这句话,作为一种智慧而又朴实的生活哲学,成为了王小柔段子作品的精神标杆。
        世界那么大,有的要么奋不顾身跳火坑,要么有的已经悔得肠清看月明,总之伪装出来的上等人生在她的痛快淋漓、一针见血的趣评下,透露着悲喜。她特有的“平民式幽默”,继续甩闲话,让你觉得够味儿、过瘾。逗你乐,让你倍感轻松愉悦。

【作者简介】

        王小柔,作家、媒体人、阅读推广者。创立了“把日子过成段子”的文学风格,通过文学作品倡导“王小柔快乐生活哲学”,被誉为中国最哏儿的作家。著有《如愿》《乐意》《有范儿》《十面包袱》《妖蛾子》《把话说完》《不需要秒回》《日子》《单纯》《喜欢》等作品。

        王小柔生活在天津,这让她非常亲近津派的市井气,她时常会谈到路边摊,以及摊大饼的,这都是我们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街头场景,谁说自己不喜欢吃街边的大饼,那是很虚假的。市井除了亲切感人,还泼皮有趣,不把正经和品味当回事,嘲弄那些伪装的上等人生。她嬉笑怒骂之间,小人物的喜感与偶然间的伤感,也会自然流露。


【精彩阅读】


公众号里遍地是钱,看你猫不猫腰

 

火车上,我举着票,咣当一下把沉重的肉身砸进椅子里,像做一道填空题,我就是正确答案,严丝合缝。一会儿来了一位男士,我蜷腿侧身让他把旁边的留白填上。怎么那么爱聊天呢,他人还没坐利索,就问:“您去哪儿?”我说北京。他眼睛看着我,脸上都是戏:“带伞了吗?”我大惊:“带了啊。”他马上接话:“哎哟,是那把龙猫的吧!”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正琢磨哪来的龙猫伞呢,他转过脸去:“我上车了,那挂了啊。”合着不是跟我说话!那你不跟我说话,看着我干吗啊!

 

男的一把拽下耳机,“您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没理,他又侧过身子将同样的话又问一遍。我抻着脖子踅摸哪儿有空座,“媒体的。”他倍儿积极地回答:“我也是国企的。”居然耳朵还背!就是这么个听什么只能听个大概的主儿,特别爱聊天。而且他自己耳背,觉得我也听不见,每句话都跟喊似的,弄得附近的人都往我们这儿看。

 

我安静地刷着屏幕,耳背男忽然问:“你的公号”声音又大又突然,简直就像一声断喝,吓得我差点把手机扔了。我赶紧从自己公号后台退出来,他不会把密码都记着了吧,怎么遇到这么个男的呢?我脑海还在回想是否泄露密码细节,他那边抒发上感情了:“我也做个公号,有十万多粉丝。现在打开率越来越低了,可找我合作广告的越来越多。”全车厢都听见了。“你们单位的号?”我问。他喊道:“我自己的,我做了个育儿号。妈妈们生完孩子就没智商了,孩子哭留言问我,拉个肚子吃什么药也问我。”我提高了声音:“你靠回答问题挣钱?”他喊:“搞团购啊!”理直气壮得就像搞传销。

 

临分别,他还提醒我:“你得接广告”这一路,像创业演讲,一车厢还没注册个什么号的人估计回去都自媒体创业去了,都愿意当风口的猪,恨不能把自己吹钱垛上。

 

其实每天平台上都有商务合作的留言,我从来没在意过。这一路有个人在你耳边喊,就算消停了,可脑子里直嗡嗡,什么叫余韵徐歇,这就是!重复回旋着“接广告”几个大字。

 

我视金钱如粪土的精神,连陌生耳背君都看不下去了,自己得深刻反思。听人劝吃饱饭,我当即就在后台留了微信。那些发小广告的,真敬业,第一时间就给我发链接,直接报价。我点开第一个,基本就一屏,一张大枣解剖图,旁边是卖多少钱,买多能优惠。我问,能重新写文案吗?目前太不符合我的审美。对方很痛快,说不能!我也很坚决,几千块钱不要了,反正后面还有小广告。后面这个文案做得不错,上来先说我们青春里错过的那些爱情,音乐啊、图片啊,配得恰到好处。再往下看,突然蹦出一个妖精。

 

就是一般你开网页的时候手一欠不知道打开了什么链接,出来个穿得特别少、伸着大白胳膊的尖下巴少女,你眨眼的工夫,一条大白腿也能露出来的场面。图太抢眼,以致我都没看文字,定睛一看,已经从爱情的失意过渡到“没了爱情,但不能让身材瘪下去,这款丰胸产品是我用过之后效果最明显的”,我的心啊,这一切是怎么转折过来的?

 

图片上一位网红脸女人的中段儿,从地平线到喜马拉雅,还配的是动图,完全达到了吹气球的效果。作为女人,我倒是没起什么色心,居然还深深表示“够意思”!

 

胸好,事业就好。但这女的长得实在太硌硬人了,一看就是给红灯区代言的。我问对方:“照片能换吗?”答复是:“文字您能删能改,题可以换,但照片不能变,捧的就是她。”靠一个丰胸广告,能捧出什么明星?拿我当央视了。再瞧出那点儿钱,这明星也得砸手里。

 

丰胸的刚拒绝完,又来了一个卖茶叶的。我不得不问了一句:“您看过我公号里都写什么吗?”对方说:“我们按排名查的,帮我们发广告就行。”业务员大无畏的精神值得我学习,简直仿佛看见遍地是钱。

 

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实在应该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必读书,你到底是该猫腰捡钱呢,还是该仰头去看月亮?说实话,我也有点动摇。


【精彩阅读】


谁是你亲爱的

 

我经常像个无业游民似的跑到朋友的公司坐会儿、上厕所、打个长途、喝口水或被邀洗澡,一耗能耗个几个小时。这习惯是没毕业以前养成的,当时特羡慕工作早的同学,她们都人五人六地穿得很干净整洁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钱虽然少,但福利待遇特别好,发鸡蛋、发油、发米面、发卫生巾,连安全套每月都有人默默地给放在抽屉的最里面。我那些质朴的同学总是在第一时间把没用的东西派送给她们的师傅,以至都落了一个好人缘,所以,我去的时候根本没人在意她们还在失业的同学又来蹭浴室和打长途了,反而我是要有一段时间没去还会有电话叫我。

 

当我终于也有资格邀请别人“找我玩来”的时候便减少了去骚扰那些朋友的频率,最后只到了应景地打几个电话通报一下“军情”的地步,是生活让我们彼此疏远。

 

上周我路过阿妖的办公室楼下,仰着脸向上看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好多年前我急匆匆地拎着香皂毛巾在传达室给她打电话,一会儿就能看见她跑着出来,拉住我就问:“亲爱的,怎么不早点儿呢?”永远是这么句话,好像蹭个澡也要半夜排队似的。我给阿妖打了电话,听见她在里面催促:“亲爱的,快上来,快上来。”她们的办公室早就重新装修过了,一人一个小隔断,已经没人像多年以前那么没修养,有点儿什么事都抻脖子喊,现在都打内线电话。大家都藏在视线以外的地方瞎忙活,偶尔能看见几张脸从隔断上面探出来,狐疑地到处望望,再消失,跟鼹鼠似的。密封的空间里,是个鼻子就在呼吸,摆在门口的那三棵巴西木都快被熏蒙了,特别无精打采,怎么浇水都没用。我跟阿妖挤在她的小空间里,屁股底下的转椅稍微给点力就响,让人很尴尬。10分钟后有人通知阿妖开会,她拿着几张纸走了,临走安抚我说“5分钟”,实际情况是我等了20分钟她也没回来。她桌上的电话经常响,我坐在她的位置上忐忑不安,终于在一个电话响了N多声之后还没挂断的意思,我就替她接了。我还没“喂”,那边一个男人就说:“亲爱的,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今天晚上来我这儿吧,我特别想你。”我一时惊得电话都快扔地上了,我的脑子飞速转,嗓子里叽里咕噜,那边又说了:“亲爱的,我知道大卫为什么离开卡巴拉岛了,我也知道你想告诉我什么,你给我个机会行吗?你倒是说话啊!喂!喂!”我特麻利地把电话挂了,心都快吐出来了,我赶紧到处看看,还好,没人注意到我。无意间撞到别人的隐私这滋味可不好受,告诉阿妖一定被人骂,不告诉她,我心里太不安,那个卡巴拉岛是个什么鬼地方?几秒钟后电话又响了,声音执着而有力,估计还是那个“亲爱的”,这回打死也不敢接了。

 

因为我跟这里一些“老人儿”很熟,为了躲避“亲爱的”,我辗转到了另一个隔断,跟那个大姐嘘寒问暖、矫揉造作一番后,我看见她的台历上一个日子被画上了圆圈,下面写着“Babybirthday”,那个数字正是今天。我留了个心眼儿,笑着对她说:“我觉得你今天心情特别好,皮肤真有光泽。有特别原因吧?”对面的女人似乎早就适应了这些不切实际的赞美,她挺了挺身子,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哦,今天我老公生日。”然后就闷头一脸春意地假装工作去了,我也只有拍屁股走人。边走边想,这事闹的,好像对别人隐私特别感兴趣似的。可有几个管自己老公叫Baby的?幸亏没傻了吧唧地直接问人家孩子多大了。看来真是时过境迁,那些隔断其实是在划分隐私区域,摆在明面儿上的和藏在角落里的都是属于自己的秘密。

 

等了一会儿,阿妖回来了,电话还在响,她眼神勾着我,拿起听筒就“你好”,脸色忽然就变了,我只好低着头,因为我既不能连招呼都不打就落荒而逃,也不能知趣地自己站公共通道上去,最后我选择假装对笔筒里的签字笔特钟情。阿妖把声音放得特别小,亲爱的长亲爱的短,而且听上去胡搅蛮缠的人明显不是她的文静男友。我就在那儿被动地听着别人的隐私,最后她终于挂了电话,阿妖说:“亲爱的,真不好意思让你等那么久。”我说:“谁是你亲爱的!”她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其实我的句式是反驳她对我的称谓,根本不是问句,可话说出来,还是那么低级趣味。

TAG: 图书
顶:1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4 (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5 (1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千墨艺术网